就在圓山飯店之後,我帶著小芝心回爺爺奶奶家,住到大年初一為止。(其實也沒幾天啦。)
  在除夕的前一天,我跟大芝心就像去年一樣,去了迪化街一趟。其實在迪化街之前,我們還去了辛亥路上的娃店,滿懷期待到了店門口……迎接我們的是門板上一張『有事外出』,不死心的我轉了好幾次門把,在透明玻璃外跟娃心電感應:晚上去你們老闆夢裡找他,知道嗎?都是他害我們無法命運的相逢,好好叫他起床上廁所,知道嗎?(謎:還命運的相逢咧,妳根本買不起啊!)
  逛迪化街之前,我們面臨要不要帶小芝心一起出門的尷尬難題,幸好公婆阻止了我們:「不要不要、不要帶小孩去、人好多!」
  我們到達迪化街後,只消看一眼,就能徹底感謝公婆的睿智。
  ——不是不景氣嗎?這堆山啊海啊怎麼回事?這裡是北京還東京?
  
  滿坑滿谷都是人,我跟大芝心根本寸步維艱。
  原來去年我們來的時候是因為氣候不佳人才會比較少,正常的年節迪化街擠成這樣!超誇張!
  我跟大芝心在人群中極龜速行進,這說難不難,反正大家的試吃動線(咳)很一致,說簡單也不簡單,總是有大塞車被擠爆的時候。
  根據公婆比價,內排的店家會比攤販便宜,不過今年過年應該是我們最窮的一次,簡單翻譯,我們是存心來吃的。(揍飛)
  今年真的可以吃很飽,因為人超多,我們就混在人群裡魚眼當珍珠,不客氣的伸出安祿山之爪用力吃吃吃(咳),最後大芝心還是在去年的店舖買了魷魚絲,可見不管怎麼試吃,口味還是不會變化。
  
  然後是小芝心剪了頭髮這件事。
  瀏海都蓋住眼睛了,整個不剪不行,趁著回爺爺奶奶家,就請公公幫小芝心修理一下門面。
  我是說,本來只想修修門面的。
  隨著小芝心愈來愈大、愈來愈暴力、愈來愈有反抗心,要她像之前那樣好好剪頭髮,只『稍微哭一下、稍微掙扎一下』是愈來愈奢求的一件事。
  小芝心大爆發!
  不但不肯就範,死命大哭大叫,甚至還扭到地上滾來滾去試圖逃走!全程由大芝心攝影,但是他忘了開啟錄音!(加上畫素不夠,你只能看到一團糊糊的東西扭來扭去。)
  本來不會叫『阿公』的小芝心也忽然開竅,不斷哭叫著『阿公嘰嘰嘰!』根據公公翻譯,她的意思是『阿公你嘎我記記記咧!』不過我注意到的是,這傢伙其實早就會叫阿公了,只是平常懶得開口!
  總之小芝心哭太大,我們起了『一不剪、二不休』的念頭,避免下次也是這樣勞師動眾,再加上小芝心拚命掙扎確實也不好剪,就這樣愈剪愈短、愈剪愈短……剪完小芝心又被打回原狀,變成男孩子了。有圖有真相。
  
  P1010415.JPG
  剪髮前不知死活。
  
  P1010414.JPG
  對遙控器出手,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命運。
  
  P1230425.JPG
  光是披巾子就從椅子上掙扎到地上。
  
  P1230429.JPG
  還沒剪就開始哭鬧,只好拿出瓶瓶罐罐哄騙。
  
  P1230431.JPG
  很明顯的大失敗。
  
  P1230436.JPG
  使用暴力!
  
  P1230433.JPG 
  抵死不從。
  
  P1230440.JPG
  終於結束了。好累。大家都累。
  
  順帶一提,我也剪髮了,為了省一百塊自己動刀,結果變回傻瓜妹了,哈哈,好像變年輕了,真高興!(眾噓)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hixin 的頭像
zhixin

大倆口、小芝心

zhix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