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信很多沒當父母的人不瞭解,甚至我跟大芝心當了父母也都不瞭解,就是為什麼能夠說出『長得好像』這句話。
  小芝心剛生出來,醜不啦機一團,因為破水超過24小時,一生出來,產台上也沒做什麼肌膚接觸,就被送進中重症病房,每次餓了,我都要上樓去餵她。
  『長得好像媽媽喔!』某次護士A忍不住這麼說。
  『哪有,長得像爸爸啦!』護士B忍不住反駁。
  『可是妳看,超像媽媽的啊!』A說。
  『那是因為妳沒看過爸爸,她更像爸爸啦!』B答。
  看A、B討論這麼認真,我心中無限黑線,瞪著懷中的小芝心,努力瞪、用力瞪,怎麼瞪都瞪不出這猴子哪裡像爸爸或像媽媽。講狠一點,哪裡像個『人』。
  大概出生五六天,小芝心不再紅通通皺巴巴一團,滿月後也褪去黃疸、黑毛、粟粒疹,終於看起來像個一般寶寶,我才慢慢檢視她,大概看出她的『眼睛像爸爸,鼻子嘴巴像媽媽』這事實,那些護士跟探望的親友如何『未卜先知』,著眼猴子展望未來,真是令我佩服。
  不過,至少,小芝心那時已經出生。
  還有一種人,格外令人佩服,即『看到黑影就打槍,看見超音波就說好像』!(喂)
  超音波,看過就知道,要不,要不,要不就,像像像,是像個什麼黑白郎君?(被打)
  如果還沒看過超音波,那就來張龍捲風的初登場吧。
 
IMG_0008.JPG
  
  沒錯,這就是超音波照片,即使是高層次超音波,也不過從黑黑一塊變成黃黃一坨,要如何看著超音波照片說『長得好像爸爸』或『長得好像媽媽』,匪夷所思。
  不過,婦產科醫生,果然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世界。
  上禮拜,我隨身攜帶小芝心去作產檢,婦幼每次看診都會照常規超音波(雖然不是百分百必要),我那個瀟灑過了頭的產檢醫生看著畫面,轉頭看看小芝心,又轉回去看龍捲風,說:「長得好像姊姊啊!」
  「長得好像姊姊?」躺在檯子上的我只差沒有拔高八度音。
  「對啊。」醫生理所當然地說著:「妳看看,這邊好圓,這邊又凹下去,這胎長得好像姊姊啊!」醫生『罪證確鑿』,耶,不是,是自信滿滿地複述。
  請恕我沒有看畫面到底是哪邊圓,哪邊凹,我整個就是進入『看到神』而無法反映的狀態:『長——得——好——像——姊——姊——啊!長——得——好——像——姊——姊——啊!姊——姊——啊!』等我腦海中的神音繞樑結束,終於回神過來,只能扯扯嘴角,在心裡自以為幽默地回答:「喔,對啊,她兩年前也長這樣。」(因為都是超音波照片。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hixin 的頭像
zhixin

大倆口、小芝心

zhix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