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副標題:取乳名不可不慎。
  
  這件事發生在一個悲慘的早晨,而這個悲慘的早晨又有一個囉唆的前夜。
  時間邁入12月,龍捲風的預產期是12/18,雖然待產包已經準備好,可是新生兒的用品都還放在婆家,兼以天氣冷了,我們一家三口就選在禮拜六回婆家拿取物品。
  誰料公婆都出門了,我們就去吃牛排補胎,吃完牛排,心中書蟲蠢動的我忍不住跑去逛了書店,我告訴自己一下下就好,但最後我拎了8本書,十點多了才離 開。(結帳前一秒忍痛放回書架的則有7本。事實上我在書店內一直走來走去、走來走去,把書拿下來又放回去,才會拖到那麼晚。)
  回婆家後,因為在書店一直走來走去、蹲下起立,我覺得有些累,就提議在婆家過夜。上一次我在婆家過夜是農曆年的事情。
  睡到天濛濛亮,悲慘的早晨來了。
  我們一家三口(或曰四口)一直都睡在同一張床上,大小芝心的睡姿奇差無比,極偶爾還會以同樣的角度同樣的姿態並列,一看就知道是父女,不過更多時間他 們都在互相攻擊,當小芝心踢到大芝心,大芝心會從睡夢中醒來大罵,當大芝心踢到小芝心,小芝心也會立刻報以大哭。有次小芝心自己滾下床,爬上床第一件事就 是狠狠推大芝心一把。她以為她是被踢下去的。
  但是租賃處的床夠寬夠低,小芝心又喜歡滾去床尾睡覺,大概也能維持和平。
  講了這麼久,終於進入正軌。
  婆家的床比較窄,也比較高,為了防止小芝心滾下床,我在床尾進行堵塞工程,又怕父女相殘,由我睡中間。
  睡到天濛濛亮,悲慘的早晨來了。
  小芝心想要來個180度的大翻轉,翻轉過程遇到某個障礙物,就是我的肚子,也就是龍捲風。
  不屈不撓又粗魯成性的小芝心,當然是用她那雙在娘胎裡就很有力的腳『踢、踢、踢』。
  被踢到痛醒的我奮力把她挪開,但一無所成,床又窄,被大小芝心卡緊緊的我挨了好一下才逃脫到床尾,弓著身子腳懸空睡覺。
  被踢後肚子一直悶悶的。醒來我邊喀婆婆作的鬆餅邊看書,早上10:40,肚子微微的抽痛,前後不到一分鐘。10:45,第二下抽痛。10:55,第三下抽痛。
  就這樣5或10分鐘一次,痛到了11:40,我心想:喵的,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陣痛吧?(因為它並不很痛。)
  經產婦,5-10分鐘痛一次,持續一小時,雖然還不太痛,但是我有乙鏈感染,要打4小時的針,所以還是去醫院報到吧?可是這樣輕輕微微的算是陣痛嗎?會不會只是我的錯覺?
  就在我猶豫時,那個錯覺般的陣痛忽然從等級1瞬飆到等級5,我趕快去洗臉收東西,12點,猛猛給它落紅了。
  我立刻換好衣物,說我要去醫院,此時婆婆拿出200塊,要我們坐計程車去,而我還跟婆婆說『不用啦,哪有說生就生,現在去醫院也沒有用。
  誰知道就在大芝心換衣服短短的10分鐘內,陣痛忽然又從等級5升到等級7,喵的,說痛就痛,有沒有這麼狠?有,當然有,更狠的還在後面。
  等我們坐進計程車,陣痛等級已經變成8,到急診室是下午1點10分,我已經站不直,由輪椅推到待產室。
  上待產台躺的時候,我還心心念念:喵的,這胎怎麼會這麼痛,我還要乖乖躺著打4小時的抗生素耶!痛成這樣教我怎麼躺!
  護士問我產檢醫生是誰,我回答她後,她大喊:「某某某,是你的!」
  本來還在外面聊天的醫生大喊:「什麼?是我的?」然後悠哉地晃進來,看見我的臉:「啊對,她是我的。」接著又看了大芝心一眼:「……嗯,是我的病人。」
  護士:「第三個,你今天值班值對了。」

  醫生:「哈哈!對,換班換對了,今天本來不是我值班,因為我兒子才換班。」
  護士:「你內診我內診?」
  醫生:「都可以。我內診會比較痛。」
  護士:「嗯,你手指比較長。」
  (可是她還是把手套遞給了醫生、直接遞給了醫生!喵的、你們至少猜拳一下吧!)
  廢話這麼久,最精彩的時刻來了。
  醫生把手一探,用五燈獎開燈的口氣說:「哇!123456789!9公分!」
  棍!!!!!!你說什麼!!!
  我還沒被雷劈完,護士已經大喊:「9N!直入!」
  接著我就被推入產房了。
  「9公分9公分9公分9公分9公分9公分……」我腦袋陷入無限迴圈的同時,護士A忙著幫我消毒,護士B則是負責打點滴,大芝心被叫去填單子買東西,護士B則順便責問我:「38週了沒有準備待產包嗎?」
  我:「有,在家裏,可是我昨晚住婆家。」
  接著她們就不理我了,很專心地準備接生,我一直說我要暖暖包、叫我老公去買暖暖包,護士只回答有有有,去了去了。(我痛歸痛還是很清醒好嗎!)
  最後在我不斷要求下,護士終於遞了個暖包給我,據說是新生兒出生時保暖用的。
  咦,奇怪,我要暖暖包幹嘛?
  因為我陣痛的地方不是肚子,是腰。
  從頭到尾,我受不了疼痛的地方都是腰。
  而且這胎比上一胎更嚴重,上一胎進產房時腰痛跟肚子痛勉強算是五五波,這次痛的全是腰,比例大概是82或91,我根本感覺不到肚子的存在。
  腰底下墊了暖包之後,疼痛的感覺才從『痛到已經死了』降成『痛到快死了』,謝謝護士。
  可是在產椅上坐了三五分鐘,護士們還馬不停蹄,只叫我『不要用力』,我實在受不了,就大喊起來,嘶吼的音量大概是整層樓都能聽見的分貝。
  護士:「不要叫、不要叫!不要用力!」
  我:「啊——!」
  護士:「不要叫、不要叫!不要用力!」
  我:「啊——!」
  護士A終於受不了把我的羊水戳破,護士B則是把點滴插進我的手裡,謝天謝地,醫生戴著手套進來了。
  雖然開了9公分,我施力的地方也正確,但我痛的是腰,根本沒辦法好好躺在產椅上,身體整個是弓起來的,護士只能不斷叫我別亂動,屁股往下、往下、往下。
  我用力了兩三次,先聽到醫生說『不行,這個要剪』,我的會陰就被剪了,又聽到『肚子幫她推』,護士就幫忙推我肚子,推了兩次,瞬間感到解脫。
  聽到了龍捲風的哭聲。
  就這樣,從微微的陣痛到龍捲風出生,不過3小時。
  哪有時間打針啊、混帳!
  龍捲風還是被帶到了病房,無法母嬰同室。
  而且龍捲風也不像小芝心,有大芝心帶著相機捕捉到出生的一瞬間。
  當醫生戴著手套走進產房,大芝心還在簽『陰道分娩手術同意書』,等他衝去一樓登記完又跑回產房,兒子已經出生了。
  龍捲風果然如龍捲風一般降臨世上,這告訴我們乳名不要亂取啊。(茶)

  龍捲風誕生後,醫生的第一句話是:「嗯,長得很像姊姊!」
  我心中os:原來你是認真的嗎?(詳情請參看「長得好像」)
  因為產程很快,醫生又當機立斷剪了會陰,所以不像上一胎撕裂傷嚴重(上一胎醫生崇尚自然),也沒有大失血,醫生縫得很快,我也復原得快,當晚已可健步如飛(噓),子宮、傷口都復原良好,謝謝大家關心。
  至於龍捲風,因為黃疸指數過高,多待了醫院一晚照光,目前也出院了,歡迎來我家坐坐玩小孩啊!
  
  ps1:我大吼大叫是因為這樣我比較不會痛,不建議一般產婦學習。而且因為我亂叫一通,臉上微血管都爆了,一點一點紅紅的,紅了兩三天。
  ps2:關於用力的位置,請用『丹田』使力,一般我們會說用『大便的感覺』去生,那是因為大便時會以丹田用力,但有些人解便時會連臉、全身筋骨一起用力,那就會像我臉上微血管爆裂,或是全身痠痛。丹田在哪呢?躺下去,用肚子使力,唱歌,振動的點就對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hixin 的頭像
zhixin

大倆口、小芝心

zhix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